复制老婆最新章节TXT下载目录|加入书架|推荐本书|加入书签|打开书架|更新慢了|章节错误|繁體中文

复制老婆

大结局(四)

复制老婆,大结局(四)

  纸包不住火,这个消息,白明志早就知道了。欤珧畱伤

  白明志看着面前激动的白沛函,仍然是语气亲切的劝说,“沛沛,大伯是为了你,你要理解大伯的苦心。”

  “为了我?为了我去害死那么多人吗?就算你们给我换上一个健康的心脏又怎样,我会像个罪人一样,背负着那么多条人命活着,这样,你们开心吗?”

  白沛函说着,眼泪汩汩而下。

  凌少晖急忙按着她的肩膀,紧张的劝说:“沛沛,别激动,对你的病不好。”

  “是啊,沛沛。”白致远和白母都在一边劝说。

  “你们先是研究克隆人,现在又要抢温瞳的心脏,你们做这些事,就不怕将来下地狱吗?”白沛函抹了一把眼泪,“如果你们不收手,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。”

  在所有人的震惊中,她突然抓起桌子上插花用的剪刀,直接抵在自己的喉咙上,表情决绝而坚定。

  “沛沛。”大家立刻紧张的大气不敢喘,“沛沛,你千万别乱来。”

  “好,我不乱来,但是你们要答应我,不能再去伤害温瞳。”她看着白致远和白夫人,“爸,妈,你们是怎么想的,如果算起来,温瞳也是你们的女儿啊,她的身上流淌着我的血液,自然也流淌着你们的血液,你们怎么能对她这么残忍?”

  白致远一言不发,他每次看到温瞳,总会有种异样的感觉,不是因为她跟白沛函长得一模一样,而是一种神奇的吸引关系。

  “沛沛,我看你是没有认清事实。”白夫人摇头,“她只是克隆人,像她那样的女孩子还有很多,其实,如果不是那两个孩子一个坠海,一个被雪山埋了,我们也不会打她的主意,你以为你大伯和父亲很想跟北臣家做对吗?我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。”

  “为了我?你们是在害我,害我良心不安。。。”白沛函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,白明志眼疾手快,上前一步抢下了她手中的剪刀。

  “沛沛,从现在开始,我会限制你的自由,你只需要好好的养着身体,等着做换心手术吧。”白明志看向凌少晖,“少晖,你也准备一下,沛沛,我是必须要救的。”

  “你们。。”白沛函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些口口声声为她好的人,“我不会原谅你们的。”

  白明志吩咐手下,“你们负责二十四小时照顾小姐,如果有什么闪失,为你们是问。”

  “是,先生。”

  照顾?不过就是变相的监视。

  凌少晖目光复杂的垂下头,双手紧紧的握住了白沛函冰凉的小手。

  白沛函虽然极力的抗争,但她毕竟是个病人,连走路都很困难,她现在只能祈祷温瞳安全逃过这一劫。

  温瞳坐在客厅里,一步不离的守着电话。

  北臣骁出去很久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他说雷祥已经找到小乐了,但是对方那边有很多人把守着。

  她既担心小乐的安全,又担心北臣骁的安全,坐在这里,整个人都狂躁不安。

  一直到傍晚,北臣骁还是不见踪影,温瞳彻底的急了,但是又不敢给他打电话,怕分了他的心。

  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这时,忽听外面砰得一声响,紧接着,警报长鸣。

  这是别墅后来安装的安全系统,一旦有可疑人员进入便会发出警报。

  别野里的保镖迅速冲了出去,黑百合则留下来保护她。

  砰砰!

  爆炸声连续不断的响起,外面的泥土和瓦片崩得四处都是,几扇窗户的玻璃也应声而碎。

  温瞳急忙问:“丁丁和方阿姨呢?”

  “他们和苍月在一起。”黑百合看了一眼外面的形势,没想到这些人在搞声东击西,趁着北臣骁带人去救温小乐,他们便在这边偷袭别墅。

  “温小姐,跟我去地下室。”黑百合立刻做出判断,如果外面的人抵挡不住,躲在地下室起码可以等来支援。

  “苍月他们也会过去的。”

  看出温瞳眼中的担心,她立刻说道。

  “好。”温瞳也不拖泥带水,和黑百合迅速的往地下室跑去。

  砰!

  一阵急促的枪声传来,黑百合急忙按住温瞳扑倒在地。

  温瞳觉得,她这一辈子活得真是值了,数次被子弹擦着脑袋而过,听到枪声就扑倒的动作,她都做得很熟练了。

  “温小姐,你自己过去。”

  黑百合要留下来掩护,争取时间等到北臣骁回来。

  温瞳望了她一眼,这个曾经几次差点害死自己的女人,她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对她消除成见,现在,她为了自己的安全舍生忘死,对她残存的那点误会,此时也荡然无存了。

  “好,你小心点。”她叮嘱了一句,自己往地下室跑去。

  还没跑上两步,忽然听身后一声巨响,窗户被整个炸开,一股滚滚的热浪迎面而来,各种碎片被炸得满天飞。

  温瞳看到黑百合的身子被气浪弹了起来,重重的撞上一边的墙壁,她俯身吐出一口鲜血,明明气若游丝,却还要挣扎着站起来。

  “黑百合。”地下通道就在前方,可温瞳做不到放任不管,那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生命,她立刻转身往回跑,同时,又一声炸响,她立刻趴下身子,一直爬到她面前。

  “温小姐,快进地下室。”黑百合气息虚弱的催促,她没想到,温瞳还会为了她这样的人去而复返。

  她以前不明白,为什么连苍月那样的冷血杀手都可以对温瞳那般温柔,现在,她终于知道,这个女孩这样善良,善良到你根本无法对她粗暴。

  “别说话。”温瞳用肩膀将她顶起来,“我们一起走。”

  她留下来,一定会死,爆炸有第一波,就会有第二波。

  黑百合没有说话,而是配合的站起身,温瞳扶着她向地下室走去。

  马上就要到达地下室的门口时,身后忽然又是一声炸响,她还没来得及反应,身体忽然被人扑倒,紧紧的压在下面。

  她闻到熟悉的气息和那种可靠的安全感。

  温瞳惊喜的喊道:“北臣骁。”

  北臣骁将她护在身下,没有说话,一边的黑百合勉强着支撑起身子,看到北臣骁时,她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北臣骁回来了,雷祥等人很快与外面的人交战在一起,他不放心温瞳,所以第一个冲了进来。

  “北臣骁。”温瞳又喊了一声,被他压着,她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脸。

  半晌,背后传来他沙哑的声音,“小乐。。没事了。”

  “真的?太好了。”

  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救出小乐的。

  同时,背上一轻,他从她的身上滚了下去,重重的落在一旁。

  温瞳的脸上还挂着笑容,急忙从地上爬起来,嘴里念叨着:“小乐他没受伤吧,现在在医院吗?”

  她先是看到黑百合,她平时冰冷的脸色竟然十分凝重。

  温瞳急忙回过头,心跳仿佛瞬间停止了。

  只见北臣骁趴在地板上,双目紧闭,在他的后背上插着一根粗重的碎木,木头深深的嵌在他的身体里,四周已经被鲜血染红。

  他刚才替她挡下的,是这块木头,如果没有他,现在这块木头就该插在她的身体里。

  傻瓜,笨蛋。

  温瞳几乎是跪着爬到他身边,双手颤抖的放在他的背上,血,全都是血,她抖着苍白的唇,大声说道:“黑百合,叫人,叫人啊。”

  黑百合急忙捂住胸口,跌跌撞撞的跑去找雷祥。

  温瞳跪在北臣骁面前,边抹着眼泪边不停的说着,“北臣骁,不要睡啊,醒醒,北臣骁。。。你快睁开眼睛啊。”

  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一丝鲜血自嘴角缓缓溢出。

  她慌了,双手抱着头,深深的抓进头发里,几乎是歇斯底里的低喊,“北臣骁,不要睡,不要睡,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,不要睡。。。”

  她跪在地上,不停的亲吻着他失去血色的唇,“北臣骁,醒醒,不要睡。。。”

  他没有回应,双目紧闭。

  温瞳忽然想起什么,急忙从他的口袋里拿出电话,她快速调出炎忆夏的号码,“忆夏,救命,快。”

  雷祥等人赶来,也被这情景吓呆了,但他毕竟是男人,很快就反应过来,他受伤这么严重,木头还插在后背,没有人敢轻举妄动,一旦碰到动脉,很可能出血而死,现在能做的,就是等待救护车。

  救护车没到之前,温瞳一直跪在那里,不断的跟他说话,不管他能不能听到,他现在不能失去意志,一旦连意志都没有了,他很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“阿骁。”

  苍月带着方兰和丁丁从地下室走出来,两人一眼便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北臣骁。

  “爸爸。”丁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爸爸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躺在那里不说话。

  方兰急忙将孙子护在怀里,捂上他的眼睛,她没想到,自己刚回来就碰上这样的事情,先是在路上遇袭,现在连家里都被人袭击,现在,儿子倒在地上,人事不省,他们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很快,炎快夏便带着救护队赶来了,大家非常小心的将北臣骁移上救护车,护士迅速挂上点滴和输血袋。

  温瞳坐在车里,一直紧紧的握着北臣骁的手,仍然不停止的跟他讲话。

  “血压。”

  “心跳。”

  “脉博。”

  炎忆夏在一边不断的跟护士说着话,见惯了各种大手术的她竟然意外的冷汗直流,手在不自觉的颤抖。

  最后,她不得不交给另一个医生,“你来吧。”

  她不行,她真的不行。

  炎忆夏退到一边,闭上眼睛喘着粗气。

  果然,她还是不行,最亲的人处在生死边缘,她依然会颤抖,会心乱如麻。

  北臣骁很快被送进手术室,所有的人都被隔绝在大门之外。

  温瞳木然的坐在长椅上,听着别人在耳边不停的说着什么,她感觉她的世界的天塌下了一半,黑压压的罩在头顶,让她无法动弹,无法呼吸。

  雷祥告诉她,小乐也在手术,他也受伤了。

  她最爱的两个人,现在都躺在手术室里,而她是罪魁祸首。

  她将脑袋埋在双臂之间,过度悲伤已经没有眼泪。

  “他会没事的。”炎忆夏在她身边坐下,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温瞳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的脚面,她从来没像这样恨过自己,如果不是她这颗心脏,不会死这么多人,小乐也不会有事,北臣骁也不会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,而且,还会死更多的人,伤更多的人,下一个,也许就会是温父温母,或者是丁丁,是方兰,所有与她有关系的人,都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,她已经失去了林东,她无法再承受失去任何一个亲人了。

  都是她的错,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错。

  见她一直埋着头没有说话,炎忆夏也只能静静的陪在她的身边,焦急的等着手术结果。

  不知过了多久,手术室的灯终于由红转绿。

  炎忆夏还没有起身,温瞳已经直奔了过去。

  “伤口上的杂物已经成功取了下来,但是病人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需要转到重症监护室。”

  木头取出来了,人还仍然有危险。

  听到这句话,温瞳脚下一软,勉强支撑着没有倒下。

  这个时候,她必须要坚强。

  她向炎忆夏请求,“可以让我陪在他身边吗?”

  炎忆夏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雷祥在医院的整层都安排了保镖,所有这一层的病人都被转移了。

  方兰已经带着丁丁回去了,以免她过度悲伤,而且,太多的人留下来也不利于病人的恢复。

  北臣骁安静的躺在床上,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,两旁的仪器在滴答滴答的响着。

  温瞳坐在他身边,双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,他的手修长,掌心有层薄薄的茧。

  他现在样子不像是重病,更像是睡得很沉,长眉轻舒,薄唇微抿,只是脸上毫无血色。

  温瞳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感觉他刀削一般的轮廓自掌心游走。

  他长得这么好看,又这么有钱,怎么就看上她了。

  当初的阴差阳错,没想到最后成就了一段姻缘,不得不说,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。

  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,她只是平头百姓,他对她伸出了手,于是他们从此牵绊在了一起。

  “北臣骁,你快点醒来,你不是还要生一只足球队吗,你现在连个守门员都没生出来,真的好笨啊。”温瞳轻轻的摩挲着他的脸,笑中带泪。

  “北臣骁,你会怪我吗?你这么努力的保护我,我却要违背你的初衷了。我不想看到自己的亲人有事,也不想看到那些无辜的人为我而死,我更不想看到你有事,也许,你会说我傻,但是,我真的做不到无动于衷。你知道吗,看到你受伤的那一刻,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,没有了你,我该怎么办呢?我这么没用,离开你就会活不下去,你不应该那样宠我的,把我宠得一无是处。”她轻声哭了出来,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他的手背上。

  “谢谢你给我的那场演唱会,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,我会永远记住你像白马王子一样的擎起玫瑰花,让我成为你真正的公主,只可惜,北臣骁,我的命不好,没有办法再继续挥霍你的宠爱,原谅我这样跟你告别,你知道,我有多么不舍得离开你,没有你,我就一事无成,没有你,我甚至不知道人生的方向。北臣骁,我走了,以后,姐姐会代替我活下去,如果你想我的话,就多去看看姐姐,多跟她说说话,也许,我的心会听见你的声音,北臣骁,谢谢你还愿意来爱这样残缺的我,谢谢你给我的一切。。。谢谢你让我用了这一生来爱一个人。”

  温瞳泣不成声,缓缓摘下无名指上的钻戒,“这个,还给你,将来,一定要找一个人代替我来爱你。”

  她将钻戒套上他的小指,只套了一半就套不进去了,她的眼泪落在闪亮的戒指上,仿佛是钻戒滚落而下的泪水。

  “北臣骁。。。北臣骁。。。”温瞳伏在他的手边放声大哭,“我爱你,我爱你啊。”

  她有多爱他,天知道她有多爱他,这个让她恨过,爱过,刻骨铭心的男人。

  她怎么舍得离开,她想自私一点,可是,做不到。

  昏迷中的北臣骁似乎什么都听不到,但是温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,他套着戒指的那个小指突然颤抖了两下,紧接着,一滴泪自他的眼角滚了下来,晶莹如珍珠,砸落在枕边。

  次日的清晨,北臣骁度过了危险期,但仍然昏迷不醒。

  温瞳让炎忆夏照顾他,说是要回家取些日用品过来。

  黑百合受伤,雷祥一直跟她寸步不离,现在北臣骁不在,更是对方下手的好机会。

  回到家,温瞳拿出手机给白沛函打了个电话,跟预料中的一样,接电话的是白明志。

  “我是温瞳。”

  白明志似乎愣了一下,“你找沛沛?”

  “不,我找你。”温瞳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,“别再伤害无辜的人了,我同意把心脏换给姐姐,我交待一下这边的事情就会去找你。”

  白明志没想到温瞳会主动送上门,他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,身后的几个人立刻停住了脚步,如果温瞳所说的是真的,他就不用再派人过去了,跟北臣骁斗,伤人伤神。

  “我怎么信你?”

  “我没有什么可以让你相信的理由,你也可以选择不信。”

  白明志黑眸幽深,似乎在考虑她的话,许久,他终于说:“好,两个小时后,我在白家大宅等你。”

  “我有两个条件。”

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 温瞳深吸了口气,“以后,如果我儿子和北臣骁想要见姐姐,你们不能阻止。”

  如果他们父子俩想她,他们可以去见白沛函,那里有她的心,她可以倾听他们的声音,在那个世界,她也不会寂寞。

  “好。”白明志想也不想的答应了。

  “第二个条件,我死之后,请将我的遗体还给北臣骁。”

  两个条件,都不过份,对白明志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,所以,他很痛快的全部答应。

  挂掉电话,温瞳来到丁丁的房间,小家伙受了惊吓,方兰哄着他睡了。

  “方阿姨,你去医院吧,我在家里照顾他。”温瞳伸手抚着儿子的额头,将柔软的发丝向后拨去。

  方兰以为她在那里呆了一夜,累了,所以也没怀疑,“好,我现在过去,你自己在家小心点。”

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“对了,你怎么还叫我方阿姨?”方兰拉着她的手,“你应该改口了。”

  温瞳望着她,轻轻咬着下唇,很怕下一秒眼泪就要滚下来。

  她已经没有这个福分了,将来,会有别的女人替代她叫她一声妈,而她,马上就要走了。

  “方阿姨。。。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。”她随便找了个借口。

  方兰只当她是害羞,轻笑了一下,“知道啦,等阿骁一好,你们就赶紧举办婚礼,不能总拖着。”

  温瞳低下头,拳手用力的握紧才能压抑着眼泪,她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方兰去了医院,温瞳在丁丁的屋子里忙碌,她将他的小衣服全部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好,将他的作业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,不对的地方认真的标上记号,最近一个月的学习计划,她也全部用纸写得详详细细,压在他的书桌上。

  做完这一切,她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,一遍一遍的抚摸着他的头。

  丁丁,妈妈舍不得你,舍不得爸爸,可是妈妈必须要去。

  爸爸已经这样了,妈妈不能再看到你也有事。

  或许,妈妈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错误,那么多克隆人,偏偏只有妈妈活了下来,可是,妈妈不后悔,因为妈妈有你,还有爸爸。

  丁丁,宝贝儿!

  你一定要快点长大,然后代替妈妈照顾爸爸。

  如果以后想妈妈了,就去看你姨姨,然后告诉她,你想妈妈,妈妈就会听到丁丁说话的声音。

  宝贝儿,妈妈走了,你要记住,妈妈爱你,很爱很爱你。

  温瞳低下头吻在丁丁的额头,一滴泪轻轻的滴落在他光洁的皮肤上,化成悲伤的水痕。

  小家伙睡得正香,完全不知道身边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温瞳最后看了他一眼,恋恋不舍的关上门。

  再见了,宝贝,再见了,北臣骁!

  温瞳又给温父温母打了个电话,然后便在楼上向苍月招了招手。


手机:m.scwzw.net 电脑:www.scwzw.net

加入书架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加入书签
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伤城文章网首页,支持复制老婆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