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君有旨,废后入宫最新章节TXT下载目录|加入书架|推荐本书|加入书签|打开书架|更新慢了|章节错误|繁體中文

暴君有旨,废后入宫

第092章,狂风暴雨

暴君有旨,废后入宫,第092章,狂风暴雨

  “喜欢吗?”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身后,轻轻地从后面环抱住她,头靠在她的肩上,和她一起看着橱架上琳琅满目的古玩。残颚疈伤

  慕清婉有些僵硬,他们以前也常常这样,赫连恒之很喜欢这样抱着她,和她一起聊天,看书,以前她很享受这种被他保护的感觉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不着痕迹地挣开他的怀抱,她回身笑道:“当然喜欢。”

  他专注地看着她,她亦回望,对视良久,他俯下身来,她并没有闪躲,她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做勉强她的事。

  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他细碎的吻落在她的额上,她的发上,她的眼睛上……

  她想起了那一夜赫连墨霄说的话:

  “恒之做梦都叫着你的名字,他为了你生无可恋,形容枯槁,你非但不闻不问,还无耻地将大婚之事弄得如此声势浩大来刺他的心……”

  身子一震,她睁开眼来,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,心痛如绞,嘴里却是埋怨:“你瘦多了,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,以前还教训我呢!”

  他静静地看着她笑,大手覆住她的手,继续在脸上摩挲:“还不是想你想的。”他低下头去,与她额头相抵,“你呢?想我吗?”

  想,从你走的那一刻起,就一直想,想到心都疼了,可是再想念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她后退一步,沉静一笑,笑得忧伤而无奈:“恒之哥哥,我已经成亲,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。”

  他却不允许她逃离,大手一扯,将她再度拥入怀中,力气大得好像要把她嵌进自己的骨血里一般,她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:

  “清儿,不管你曾经是谁的妻子,我都不会在乎,在我心里,我的清儿永远都像是天山上那朵雪莲一样纯洁无暇,我不许你再用这样的借口逃开我。我们已经错过了两年,清儿,让我们别一错再错了好吗?”

  慕清婉并没有开口反驳,只是任他抱着,即使他的力气大到已经弄痛了她,无尽的心酸,在心底泛滥成灾。

  此刻,她需要这样的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,否则,她怕,怕自己真的会选择不顾一切跟随他到天涯海角。

  “走,你不是喜欢看海吗?我带你去观景楼,那儿可以看到大海。”

  他牵着她的手,带她前行,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,仿佛她还是当年那个需要他小心翼翼保护的小女孩,“等我们成亲以后,我在大海边上建一座行宫,让你可以随时去游玩。等有了孩子,咱们可以陪他们在沙滩上嬉戏玩闹,堆城堡,捡贝壳,你不是说那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,我都会让它们一一实现,还有……”

  慕清婉忍着心痛,静静地任由他牵着自己走到观景楼,静静地听着他描绘着以后的幸福生活,如果可以,她多想就这么不顾一切地跟他走,不顾一切地去过梦想中的幸福生活。

  可是,理智不允许她这么做,她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,而罔顾西楚那么多的黎民百姓,还有父皇母后的安危。

  观景楼上,慕清婉静静地站着,感受着咸咸的海风吹在脸上,远处海天相接,一片蔚蓝。

  海风吹起了她的衣袂,此刻夕阳正西,在她半边脸上镶一抹金粉光晕,把整个人儿映得似欲化了去,身后,赫连恒之紧紧地抱着她,唇边是温柔得几乎可以让人溺毙的笑意。

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站在不远处垂手恭立,赫连恒之放开慕清婉,转身看了一眼,回头对她道:

  “我先下去有点事。”

  慕清婉点头,看着他脱下自己的外袍将自己紧紧裹住:“这里风凉,当心别着凉了。”

  目送他高大的身影渐渐离开视线,眼睛胀痛得厉害,她移开视线,继续看着大海,海风吹在眼睛上,酸痛得难受,可是她却像一尊雕塑般一动不动,站了良久,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,最后,终于做了决定。

  正想转身下楼,却见绯衣走了过来。

  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绯衣脸上难掩的敌意让她暗暗警戒。

  “我是来通知北燕皇后一个消息,想必你应该很感兴趣才对。”

  绯衣看着面前美得摄人心魄的慕清婉,想着刚才一向冷淡的主子对她呵护备至的模样,心里又妒又恨,她终于知道主子寝宫里那幅美人画像是谁了,她终于知道主子这些年来心心念念的女人是谁了。

  她刻意咬重了“北燕皇后”四个字,慕清婉听得分明,这个女子眉眼间潜藏着的妒意让她明白,看来这个女子极爱慕恒之。

  心里透亮,她脸上依旧是淡淡的,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“刚才得报,北燕王已经发话,如果三天之内不见你,叫你等着为你父皇母后收尸。”

  慕清婉呼吸一滞,没想到夏侯冽的消息居然如此之灵通,不只知道她失踪了,而且还知道是恒之带走了她,看来,这次回宫免不了一场暴风雨了。

  心中虽然慌乱,面上却不动声色:“你为何特意来告诉我?”

  她跟她非亲非故,况且,在她眼里,恐怕已经将她当成了“情敌”,她会如此好心?

  绯衣睨了她一眼,带着怨恨:“因为主子打算对你隐瞒这个消息,并出动东墨的兵马助你西楚,只为了将你留在身边。”

  慕清婉的心剧烈地撕扯了下,原本已经做好的决定更加坚定,脸上却仍是淡淡的笑,“你身为恒之的下属,却违背他的意思将这等大事透露给我,不怕他怪罪吗?”

  “实话告诉你,因为我不想你再呆在主子身边,为了你一个人,就要牺牲千百万东墨儿郎的性命,你凭什么?”

  “哦?就只有这个原因?”慕清婉那洞悉一切的双眼看得绯衣有些不自在,语气更加刻薄:

  “是又怎样?不是又怎样?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你别忘了,你已经不再只是西楚的公主,你现在的身份是北燕的皇后,从你和北燕王成亲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没了再回到主子身边的资格,就算主子不嫌弃你,可是别人会怎么想?你当真忍心看着主子这堂堂东墨王被世人耻笑?”

  慕清婉心里一刺,心痛得无法呼吸,脸色也冷了下来,“我和恒之的事用不着你一个外人来置喙,请你立刻离开。”

  说着,她转过身去,看着波浪拍打在沙滩上沙沙作响,绯衣气得咬牙,还要再说什么,却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:

  “绯衣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绯衣的脸立即白了白,忙低头道:“属……属下是担心公主吹风吹太久了会不舒服,所以过来劝她下去歇会儿。”

  感觉到慕清婉看过来的视线,她忙不动声色地瞪了她一眼,其中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,慕清婉别过脸朝赫连恒之淡淡一笑,“正是呢,海风吹太久了,头都有些晕晕的,恒之哥哥,咱们下去吧。”

  他看了绯衣一眼,目光中的冰寒让她只觉得四肢发软,幸好他很快移开了视线,否则,她自己都不敢保证在这样的视线下面还能保持多久的镇定。

  赫连恒之走过来牵着慕清婉的手,将她带下楼,“想吃点什么吗?我让人做。”VILT。

  “不了,时辰不早了,我该走了。”

  她说完就要往门口走,可是却被他阻住,她抬头看他,此刻,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敛去,就这样盯着她,蓝眸深不可测,让她无法看清里面真正的情绪。

  这样的恒之让她感到陌生,甚至,还有一丝害怕。

  脑海里闪过那一次夏侯冽恶狠狠的警告:

  “慕清婉,不要挑战朕的底线,如果被朕发现有别的男人碰了你,朕会让你和那个男人都生不如死。”

  她知道,就算再晚她都必须回去,否则真的被夏侯冽误会她跟恒之发生了什么,他那样霸道残忍的性子,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她自己倒无所谓,可是如果连累了恒之和整个东墨,那么,她就当真是罪人了,而且更重要的,如果三日之内没见她回去,她相信夏侯冽真的会说到做到,出兵踏平西楚。

  绯衣的话虽然很刻薄,可是却说得很对,她的确已经失去了跟恒之在一起的资格,这样的恒之,她已经配不上了。

  赫连恒之神色复杂地看着她:“清儿,你在顾忌什么?为什么要走?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?”

  慕清婉闭了闭眼,心脏仿佛被钝刀一寸一寸地割着,半晌,睁开眼来,眼里已经没有一丝犹豫:

  “恒之哥哥,对不起,我们已经不可能了,请让我走好吗?”

  蓝眸依旧深沉地盯着她,仿佛想要把她看穿:“你……是不是爱上他了?”

  慕清婉惊愕抬头,随即苦笑,半晌才道:“如果你要这么想,那就算是吧。”

  “别骗我了!”赫连恒之倏地一吼,紧接着她就被他扯进了怀里,那样大的力道,让她的心都跟着疼起来。

  察觉到她的身子颤了颤,他很快冷静下来,平息自己胸臆间的怒火,声音变得轻而坚定:

  “好,我今天让你走,我赫连恒之说过,从来不会做勉强你的事。不过,这并不代表我放弃你了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回到我身边。”

  慕清婉张口想说什么,却被他伸手捂住了唇,“别再说了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说着,不由分说地牵着她往外走去,外面立即有仆人牵了一匹马过来,赫连恒之率先上了马,然后朝她伸手:“来!”

  慕清婉退后一步,刚想拒绝,却听到耳边传来苦笑:“才不过两年,我们之间就变得如此陌生了么?”

  她想起以前两人共骑一骑游遍大江南北的情景,不由得心一酸,罢了,过了今日,还不知道和恒之何时才能相见,这样的畏首畏尾,让自己痛苦,也刺了恒之的心。

  不再犹豫,她握住他的手,翻身上了马。

  风一阵阵吹来,让眼睛刺痛得难受,身上却暖暖的,整个身子被他用披风紧紧裹住,他身上的沉香味道让她觉得安心,仿佛只要有他在身边,便可以不惧任何风雨。

  过往的一切涌上心头,却只是徒增悲伤。

  连婉僵样。终究,这一切,都将成为过去。

  这一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两人谁也没说话,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,快要擦黑时,她终于看到了隐在翠林中的洛城行宫。

  在离行宫还有一大段路的地方,慕清婉示意赫连恒之停下来,他没有反对,吁了一声,将缰绳勒住。

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下了马,慕清婉转身看他,对他说道。

  他点了点头,看着她走了几步,突然又开口:“清儿……”

  慕清婉刚一回头,便落入他的怀里,她眼睛下意识地朝周围一扫,想要挣开来,他却不准:

  “不要动,就这样静静的让我抱一会儿,就一会儿,好不好?”

  他语气里的哀求意味让她无法拒绝,安静地由着他抱了会儿,直到他松开她,“记住,以后如果有什么难处,或者夏侯冽欺负了你,只要你到洛城的福来客栈找福掌柜,报上你的名字,他会把你的消息传递给我,我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。”

  慕清婉听到这话,鼻子一酸,“好了,你走吧,不要回头,不然我不敢保证会不会不顾你的意愿,将你带走。”

  她再也忍不住心中酸涩,却不想在他面前流泪,做欲放不放的姿态,猛地转身朝前奔去。

  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,她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,急促的心跳声,风吹进喉咙里,像是塞了毛栗子一样难受,眼泪滚落出来又迅速被风吹干,眼睛刺痛得难受,可是她却不管不顾,依旧拼命地跑,生怕自己一停下来,就会不顾一切地投去那个让她安心的怀抱。

  赫连恒之望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,唇角依旧泛着浅浅的,温柔的笑,眼神眷恋。

  收回视线,他抬头再次望了那隐在山林中的巍峨宫殿一眼,蓝眸倏地闪过一道诡光,翻身上马,那道紫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*

  慕清婉才走到宫门口,就看到昭和飞奔过来,“清婉,你可回来了!”

  她不好意思地点头,昭和见她好端端的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凑过来嘱咐道:

  “皇祖母和皇兄都在里面等你,我只告诉皇祖母你是被贼人掳去,她并不知道你和赫连恒之的事,等下你可别说漏了嘴。至于皇兄……”

  他想到里面某人的脸色,神色变了变,顿了顿,终究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等下好好跟他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慕清婉听到夏侯冽也来了,心猛地一跳,不过很快整了整情绪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一进大殿,昭和便兴奋地招呼道:“嫂子回来了。”

  “丫头,你可算是回来了,听说你被贼人掳去,可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急死了。”

  苏涵芷听到声音忙从贵妃榻上起身,由瑾如嬷嬷搀着往她这边赶,脸上带着焦急。

  慕清婉下意识地往四周一扫,见夏侯冽正站在不远处,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  苏涵芷走到近前,紧张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她,见她毫发无损,连连点头道:“平安回来了就好。”

  见她仍是僵在那里,忙牵着她就往桌子旁走去,上面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饭菜,看来这是专门为了等她。

  “给朕站住!”

  冰冷的声音响起在大厅中,周围瞬间变得冷凝。

  慕清婉步子一滞,还不待反应,手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,他手上突地用力,狠狠地将她往自己身边一拽,她惊叫一声,下一秒已经落到了他怀里。

  “皇祖母,我们先去谈些事情。”慕清婉还来不及挣扎,便被他半抱半拽着往外走去。

  “昭澜……”

  苏涵芷担忧地惊呼,却阻不住夏侯冽前进的脚步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。

  昭和看着慕清婉被夏侯冽硬拽着离开,大手在身侧握紧了又松开,松开了又握紧,最后漂亮的凤眸上终究掩不住浮出一丝落寞。

  他终究不是那个可以名正言顺走在她身边的男人,她,是皇兄的妻子,是他的嫂子。

  等到离开了大厅,慕清婉这才开始挣扎起来:“放开我!”

  他的面无表情让她恐惧,他身上的冰寒气息让她不寒而栗,这样被他带走,等待着她的是什么,她不是傻子,当然很清楚。

  她努力想要挣开他的手,可是他的力道却如一张细密的大网将她紧紧箍住,根本不容逃脱。

  沿途经过一条长廊,那些廊柱令她的眼中闪出希望之光,死死地抱住其中一根再也不撒手,夏侯冽转过身来瞧了她一眼,那凌厉的视线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被凌迟一般,她赶紧低下头,任由他怎么拽仍是咬牙不松手。

  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千万不能被他带走!

  “松手!”他冷冷地喝道。13756801

  “不!”她坚决抵抗,双手使足了全力环住廊柱,紧紧地巴着,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夏侯冽并没有发怒,只是对她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,这抹笑却让她莫名地打了个寒战。

  果然,下一秒,他就倾下身来,右手继续抓着她,左手抬起她的下巴,他依然是一副冷漠又深不可测的模样,嘴角甚至还微微上扬,说出来的话却让慕清婉如坠冰窖:

  “原来你是想让大家都来瞧瞧咱们欢|爱的场面啊?早说嘛,有人观看的确刺激多了,小东西,你真会玩……”

  他一边冷笑一边开始撕扯她的衣服,寂静的夜空中响起了丝帛破裂的尖锐声音,没几下,她的衣服便被他扯得七零八落,她吓得尖叫,赶紧抓住他放肆的大手:

  “夏侯冽你这个混蛋,你快放开我,否则我要喊人了……”

  “你喊啊,大声喊!最好是把皇祖母给喊来,让她好好看看你现在这副淫|荡的样子……”

  他冷声讽刺,轻易挣开她的抵抗,大手突地往下,慕清婉只听见一声脆响,随即双|腿一凉,他毫无预警的刺|入让她痛得闷哼了一声。

  “这么快就湿了?果然是个天生的淫|娃荡|妇!跟赫连恒之在一起腻了那么久,怎么?他没喂|饱你?”

  他的话如尖刀捅进她的心窝里,巨大的屈辱让慕清婉气得浑身发抖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她倏地一把挣开他,大手一挥,想要给他一巴掌,手却在空中被截住,他手上一用力,捏得她的手骨都快碎裂了,他的脸逼近她,看进她的眼底:

  “又想打朕?前两次朕不跟你计较,你以为就可以恃宠而骄了?”

  她痛得脸色发白,眼睛却仍是亮得慑人:

  “夏侯冽,别把所有人想得都跟你一样肮脏不堪,恒之他爱我懂我怜我,根本舍不得伤害我一分一毫,而你这个变态只会强迫我,凌虐我,在我心里,你连给恒之提鞋都不配,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又怎么样?你得到的只是一具没有心的躯壳……”

  她轻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:“我的心永远都不会是你的,这里永远只会住着恒之一个人!”

  夏侯冽只觉得一把火从心脏沿着各路血脉一路窜了上来,直到整个身体都被一场熊熊大火淹没,他定定地看着她,她亦毫不示弱地回视,静谧的空间里无数火花从两人的视线中迸裂而出。

  他的头突然倾下来,她下意识地别过脸,没想到他的手更快,稳稳地掌住她的后脑勺,让她无法移动,紧接着,炽热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不,这不能说是吻,他简直就是在啃|咬,动作粗鲁而残|暴,薄唇在她的樱唇上放肆碾|压着,坚实的舌以蛮横之姿地想要越过屏障进入她的檀口内攻|城|略|地,却被她死死地防守住。

  他警告地看她一眼,她倔强地挑衅回望,他的眸中闪过一抹厉光,她心中一骇,下意识地后退,下一秒,她的下颔却被他狠狠地捏住,她吃痛地张嘴,他滑溜的舌很快便侵了进去,如狂风暴雨般在里面翻搅起来。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好吧,咱们的婉美人又要受罪了,爱吃醋的老夏,哎!


手机:m.scwzw.net 电脑:www.scwzw.net

加入书架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加入书签
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伤城文章网首页,支持暴君有旨,废后入宫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。